關於部落格
  • 1026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夏末秋初的同學會 在太魯閣、九曲洞的路上 (Part 3)


上回經過這裡  礙於老年人心臟不夠強壯
一行人頭也沒回的(更別說停下來觀景)直奔蘇澳
這次  自己開車當然是要特意停留囉
無奈  還是陰天
我要的晴空萬里何時才會出現呢?



在崇德休憩區停留片刻
回頭往太魯閣前進
在牌樓下黃線處  大家都違規的拍下自己與牌樓的合照
而且還相當有秩序的小心不成為別人的背景

在民雄後山以及大林小徑練出的過彎技巧
果然在這時派上用場
進入第一個大彎  婦人加油團又是一陣尖叫

這裡的一切都太大了
所有的東西已經失去了距離感
河床離我多遠我目視不出來
身旁的那座山離我多遠  我也感覺不出來
就好像用一隻眼睛看東西一樣
即使伸出手  也無法知道這距離是幾個手臂長

唯一正常的事物  就是我還有婦人團以及身旁的那台VIOS

為了拍攝這畫面
我躲進對向車道旁的水溝裡
幾乎是趴在地上的想要把這裡的一切都裝進相機裡
這時想起阿貴說得  不夠不夠 還要再來一個廣角鏡
真的是沒來過太魯閣不知道相機爛(這可以成為俚語嗎)

最後只好借柚子渺小的身軀  來做對比囉
在這邊倘若想要抬頭看山頂
那真的是像在望天一樣 
把頭上舉90度 感覺脖子後方緊緊的千層脂肪
然後撐大眼睛  適應強大的紫外線吧

雖然還是大學暑假期間
但是  來太魯閣的遊客已經少很多了
所以我們隨招隨停旅遊團  就四處停車
沿路上也有幾處空地可以讓人下車觀賞美景


今天的目的地   九曲洞步道
是滴  這裡已經改成"步道"了
到底是那一年完成了這個人性化的改變
小妹不知
但絕對是個值得推從的事情

從這張照片拍攝的角度上來看  毫無疑問的
我就是想強調 這位梁姓的前輩
這充滿藝術性的簽名  讓我們一行人只能知道他姓梁
題上了"九曲蟠龍"四個大字 
其他一概猜不出來 (如此的孤陋寡聞  慚愧)

回家後  請google大神幫幫忙
原來  梁伯伯  本名梁寒操 (1898—1975)
原名翰藻,號君默、均默,廣東省高要人。廣東高等師範學校畢業。
抗戰期間先後擔任蔣介石桂林行營政治部主任... 1947年當選“國大代表”及“立法委員”。 1949年赴台,專力黨化文宣理論工作,歷任台灣《中華日報》社董事長、“中國廣播公司”董事長、國民黨中央評議委員、“中美文化經濟協會”理事長等職。百度梁寒操

總之曾經是個響噹噹的人物  也是位文藝青年  擅長書法 
依據網路上的搜尋結果  梁伯伯可謂是名書法家

雖然當下的疑問沒有解決
但是欣賞九曲洞的峽谷之美還是此行的重點

幾段山洞中點著紅色的燈光
感覺像是進入礦坑中一般
想想  當年開拓的軍士們  就是這樣一鑿一鑿的  伴著巨大無比的聲響  黑暗
直到岩壁的繃裂出一絲光線為止

中午時分 步行在太魯閣裡  沒有龐大的旅遊團  甚至一般遊客也很少見
帶上小七買的御飯團  坐在亭子裡  聽著不間歇的立霧溪
說好要好好體會小時候遺忘的感覺  但是  我還是不懂山
那距離感太強烈  路上的解說牌一點也派不上用場
我並不想當個過路的觀光客  但是  逐漸下墜的陽光總是提醒我向前  向前

走到九曲洞的另一端已是下午2:15分
下山後在花蓮的最終日  也已經接近黃昏
距離還車的時間還有3個小時
朋友領我們到市區的松園別館
老實說  看見太魯閣後  一時之間很難再對其他事物提起興趣
不過朋友還是為我在這趟行程中拍下最後的紀念
晚間在傾盆大雨中  離開花蓮

此行  填補了小時後模糊的記憶
過程中認識的人  他們正在做的事情   都著實讓人佩服
甚至是來花蓮換工旅行的柚子還有MUMU君
大家都在人生的另一個轉捩點上不約而同的來到這裡

難道說  這是一個可以讓人充滿勇氣的城市嗎
看看山  看看海  日出  山澗 
就這樣的  忽然明白了
向前  向前  這裡的人都在築夢  你不是瘋狂  只是跟大家一樣
當你回到你來的地方  也別擔心 
因為在同一時間裡  大家還是做著一樣的事情
白天  撿拾飄來的木頭  為他尋找一個最適合的角落
晚上  還是爬上房頂  吹風 

花蓮  我不懂  但是我還蠻喜歡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